郑州昔日人头攒动的通讯器材市场如今走向没落

日期:2022-05-10 17:10:07 | 人气:

  过去,周末逛通讯数码市场是一种潮流和时尚,很多人省吃俭用在市场上买了人生第一部手机、第一台电脑,通讯数码市场在一代人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情感。

  凭借便利的交通等先天优势,方圆约2公里范围的郑州火车站商圈虽面积不大,却出现过一个又一个关于创业致富的传奇故事,不少人就是在这里开启人生的第一笔财富积累后,走向更广阔的人生道路。

  钱塘路和陇海路附近有郑州通讯大世界、凯盛通讯城、豫泰智慧通讯城、郑州通讯新天地等至少4个通讯市场,融合了手机、通讯器材及配件批发、二手设备维修和交易等多种业态。这些通讯市场亦是郑州火车站商圈除服装、小商品等市场外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

  “大约2007年到2008年左右,火车站商圈通讯市场上曾一铺难求,光转让费就二三十万元。”做手机批发近20年的通讯市场商户李先生向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讲述过去属于通讯市场的高光时刻。

  那时候的火车站通讯市场各种品牌的手机应有尽有,来市场进货的地市上的经销商也络绎不绝。那时候,诺基亚手机在全球手机销售市场上还拥有重要的话语权,此后几年,诸如苹果等手机才开始出现到大众视野,各种品牌的国产“山寨机”在市场上的销售也火热起来。

  李先生手机批发生意又迎来了一波销售,他表示,千元机的批发成本不高,毛利率却在30%~60%之间,利润相当可观。

  随着社会的变迁,网购的兴起,属于通讯市场商户的红利期似乎正在退去,来店里的顾客日渐减少,很多批发商感慨生意难做,有的甚至转行做了别的行业。

  当然,也有人在苦苦支撑着,有商户表示,毕竟做这个行业这么多年还是放不下,虽然赚的少,但起码有个事情可以做。

  “以前价格不透明,信息不畅通。”过去做电脑配件,现在做手机配件生意的毛女士表示,当年一个进价五六元的鼠标,批发商能赚一两元钱,零售商能卖到四五十元,利用的就是信息不对称。

  而如今,随着网络的普及,消费者也会到各个平台去比价格,在同质量的商品中选择价格最低的一个,终端零售商自然不敢卖高价。

  “现在批发一个鼠标只赚几毛钱,每个零售商手里都有好几个上家,自然谁家便宜进谁的货。”毛女士直言现在整个行业竞争很大,生意不好做了。

  “现在各大品牌的手机店都直接开到了乡镇,乡镇经销商直接找品牌方拿货。”李先生表示,一方面,留给批发商的市场份额不断被挤压,另一方面,网购平台烧钱打价格战,把价格压的很低,现在销售一台手机的利润连1%都不到,在他看来,未来传统的批发市场的生意会越来越艰难。

  李先生回忆,早在2018年左右,因市场饱和、利润降低,自己所在市场上的很多商户因支付不了高额的租金,而选择搬到其他租金更低的地方,甚至退出了这个行业,市场上一度出现了四分之一的空铺。

  虽然生意不如以前好做了,有一点似乎可以在批发商中达成共识,那就是消费者越来越注重品牌和产品质量了。

  过去做各种小品牌手机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目前手机市场份额也被各大知名品牌手机占据,李先生也做起了苹果、华为等知名品牌手机的销售。

  “现在越来越注重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在毛女士看来,低质量的产品不仅得不到消费者的认可,还有可能有侵权的风险,并且有被打假的可能,这也是她选择代理知名品牌的原因。

  “现在到店客户很少,指望到店客户的话估计得饿死。”火车站商圈通讯市场商户王志强对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说。

  2019年,做房产销售工作的王志强在朋友的影响下,在某二手平台上做起了二手手机生意,半年时间就做到了18万元的销售额,虽然金额不大,却让他看到了网络平台存在着巨大的二手手机交易的潜力。

  “河南老王讲手机”是王志强在社交平台上帐号的昵称,每天老王都很忙碌,一般早上10点,老王会准时到店里,花上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拍短视频,然后上传到各个平台,等12点的时候,再给客户测试手机和发货。

  在走访中,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发现,有的通讯市场里一楼做起了小商品经营,有的通讯市场的负一楼改做美妆市场,不过两者似乎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小商品市场的人流量并不是很大,装修还是多年前的样子,美妆市场开门营业的店铺屈指可数。

  国内曾经最大的两个电子商圈北京中关村和深圳的华强北同样不能逃脱衰落的命运。

  北京中关村小商铺撤出后,市场升级为“创新创业一条街”,再也不见当年人山人海的场景。而深圳的华强北商圈的部分商场转型做美妆生意,风风火火一年以后,又因假货问题而草草收场。

  文化路上的河南科技市场和郑州火车站上的通讯数码商圈,是很多郑州人曾经最爱逛的两个数码商圈,不少人的第一部电脑,第一部手机都来自这里,这里承载了一代人最难忘的回忆和属于他们的奋斗史。博鱼真人- 博鱼app下载